Spellbound

让我为你唱首歌吧,我是王城的吟游诗人。

卢修斯的回忆录

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少爷。”

小精灵恭顺地站在门外,紧紧抓着自己的手腕低着头,那里灰色的皮肤被它用力地捏到发皱。

只是我不喜欢那语气,似乎是它以为但凡说错一句话都会被我下令斩首。而这样的想法在我看来是专属于他们这个种族的通病。

我扫了一眼它的模样,油腻的衣服已经贴在了他的皮肤上。酸臭的气味似乎隔着很远也能闻见。我从鼻腔里低低地发出一声冷哼以表示回答后便转过身,对着镜子做最后的整理。

母亲离开后父亲应允了我蓄留长发的请求,虽然他不止一次对我的选择抱以无声的,讽刺。但我仍旧坚持我自己的选择。我拿过发带熟练地将头发扎起,镜子里的人朝我理了理衣领后,注视着我。我将前往Hogwarts。我的唇瓣启合,平静地对他说着,镜子里的人闻言只是轻轻扬起嘴角,伫立在那片刻后离开了镜子。

我前几天收到录取信时仅存的激动早已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言的紧张。我对自己最后会被分到哪个学院仍然持有保留意见。尽管如此,我依旧不愿意询问我的父亲有关这件事的任何意见。毋庸置疑,谈话最后的走向一定是他一遍遍不倦地向我强调我的身份和这个纯血统家族的地位。

“所以你会被分到哪个学院这种问题,是毫无任何必要拿来询问我的。”

这一定是最终答案。

倘若我被分入了别的学院,我不知道我的父亲会对我说出怎样的狠话。所以,我并不期望这次我的远行会被他以一些方式所关注。但我错了父亲就站在大门口处,低头正摆弄着他的袖扣。我记得没错的话,那是我圣诞节送给他的礼物,我一直以为他不喜欢那款式。

啊,Luc。你的速度让我误以为我一直抚养的是个姑娘。

父亲就那样伸出一只手,示意我走到他身边。那手上仿佛还残留着书页的气味,就这样放在了我的肩上。

听着,我没办法送你到车站,一个小时后我还要见一些重要的人员。不过,我想送行这种做法对你而言没什么必要。你已经是一个独立的人了,Luc。

我并没有对此表现出多少的失望或者说沮丧,相反的如果他提出要带我一块去火车站的话,我才会觉得...大出所望。

但是,我...

我走到了马车旁时,父亲停顿的话语暗示他在考虑着用词。接下来在他说出他的话之前,我感受到他的手放在了我的头上。

我会祝愿你,在那地方完美地展示你该有的能力。以及,路上小心。

接着我感觉被人推了一把,登上了马车。车门关上时,我透过玻璃窗看见父亲的眼中带着我无法理解的复杂情绪。仿佛他既渴望我离开,却又不愿意面对这些事实。这样的接触只持续了不足几秒,马车便开动了。清晨的道路残留着雨水的痕迹,车轮溅起的泥泞蒙在路旁求生的植物身上。我坐在马车柔软的座椅上却如坐针毡。细细咀嚼着父亲临别时的话语。干涩得,像极了他一贯出现在我世界里的形象。可我毕竟,还是受到了他的祝福。我往窗外看去,我熟悉了11年的庄园的景象消失在我的身后,而前方的道路却还在一片薄雾之中。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