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llbound

让我为你唱首歌吧,我是王城的吟游诗人。

卢修斯回忆录(3)

多少该令人感到庆幸――
这节车厢里没有什么……歪瓜裂枣或是不入流的巫师的后代。我推开车厢门时迎接我的是干净的车厢内陈设,以及空气中带有的车厢被清洁一新后令人感到舒适的气息。
车厢内部的色调和布置虽然并不华贵,但总归还是简单易于接受的。
身后的世界却明显聒噪难静。我朝外四处看了看。过道上来回走动着同我一样,第一次即将前往Hogwarts的新生。可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却表现出一种异乎寻常的...兴奋。
哦,我....大概可以猜的出,那些对着售货员喋喋不休,带着渴切眼神注视着罗列糖果的推车的人,那些看着飞舞的纸蝴蝶都会惊讶地叫出声然后拉过一旁的人诉说自己心绪的人……
都是非纯血家庭的后代。

不自觉地扬起嘴角,收回注视他们的目光后,轻轻拉过车厢的门,妄图就这样把我和外面隔绝开来。虽然我没办法施什么咒语来彻底阻挡吵闹的声音进入我的耳朵,至少现在,走廊里那幼稚的来源于兴奋的气味被我隔绝在了门外。

手里随身携带的深棕色小皮箱被我放在了我的左手边,而我呢――我像个泄气的球般被扔到了靠窗的位置里。
身体整个交托给了稍显的不怎么柔软的座位,一只手撑在下巴处,目光随着窗外飞逝的景象而移动,跳跃在平原和远处时而起伏的小山丘上。
自然,在这样长时间的远眺和身心放松之时,我是很容易就被推向困倦的边缘。
已经在挣扎的眼皮告诉我:
我需要,一小会的休息。
之前长时间的马车行程已经足够消耗我的耐性和体力,更别说今天还遇上一个十足糟糕的阴雨天气。马车所经处的淤泥和不平整的道路加速我走向Hypnos(睡眠之神)的步伐。

Merlin啊,有没有什么,管用的方法让我... .能坚持到火车到达最终的目标点?
答案无一例外地――
指向了睡眠二字
迎上玻璃窗里自己的镜像――灰色的双眸沾染了倦怠的颜色。
那么――
就小憩一会儿。无伤大雅。

闭上双眼,沉重的眼皮切断了我与外面景象最后的联系。我仿佛就要抓住Hypnos的衣角,似乎只要一碰到那绸缎,接下来我便能在Hypnos的臂弯里酣然入睡。
那感觉仿佛坠向一片……柔软羽毛堆积的海洋。

把我从Hypnos那里拉回来的,是一阵唐突而粗鲁的敲击声――
视野模糊时我只能分辨出,那是两个身材略显得壮硕的“莽夫”,扰乱了我的清梦。

Lucius!没想到在这遇见了你……

等等,等等....
那粗重的声音立刻把我摇醒――
是Crabbe。
能这样鲁莽地“问候”我的除了他,就只有他旁边那个稍显的“内敛”的Goyle了。
Crabbe似乎见到我有些出气的激动,我并没有示意他进来时,门就被他推开了。

手指按在太阳穴上,似乎这样能缓解我的一些...情绪。
原本合适大小的空间在挤进了这两人后便局促起来。他们两个人并排坐到我的对面。Goyle在他以为的“隐蔽”里,将刚刚拿过食物,油腻腻的手在自己的裤子上擦了擦。
当然这一切被我...不幸地目睹。

“所以,我还以为你会被你爸爸亲自用专门的途径送到Hogwarts里去,没想到..”

Crabbe表示他的惊奇时会奇怪地笑,于是他脸上的横肉都会随之而皱起。Goyle只是点点头表示赞同,可我知道他还在回味刚才的那些食物的美味。

“你要来我们车厢吗?那里吃的可不少。”
Goyle怯生生地看着我,然后缓缓开口问我,他的手抓了抓裤子,然后又松开了。

“我想我自己一个人呆着就好。”
我不想多说几个词汇,简单回绝之后,我想他们明白我的意思了。
Crabbe只是点了点头,便拉着Goyle离开了车厢。
他走之前想要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可他放弃了。

“那么学校里见,Lucius.”

我真正感受到这车厢的宽敞实在他们离开之后。当然,他们还一块带走了缠绕在他们身边的食物的气味。
可我被这样的无谓的“探访”打断了睡意。这是最令人厌烦的事情。
微微前倾身体后手肘支在大腿上,将脸埋进了我的双手。
突然火车发出一声高昂的鸣叫,转瞬间黑暗将我吞噬……
火车入洞了。
行过的路程接近三分之一了。

当离开山洞后,阳光突然变得刺眼起来,我花了一点时间才去适应了这样匆忙的变化。我侧过头看着我的小皮箱,里面装着的是被我用指纹亲吻过数百次的书籍,一些照片,和我的魔杖。
我必须随身携带的东西几乎都在这里了。
伸出手拿过皮箱,小心地放在腿上。颇具质感的触觉和皮革本有的纹路加重了我对它的重视。
拨开深金色的扣子,箱内整齐的世界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总之现在我已无心睡眠,能打发时间的,可能只有我的书了。
我可不想到Goyle的车厢里去,做些无趣的事情。

拿起其中的一本书,手指慢慢打开书的封面。扉页是我父亲的署名和他简短的“生日快乐”,他的字体总是带有他的特性――瘦长而庄严肃穆。

随意地翻到有折角的页数,没记错的话我曾那这句话问过我父亲很多次

“人们相互蔑视,又相互奉承,人们各自希望自己高于别人,又各自匍匐在别人面前。”(1)

答案是难以明白的沉默和沉默后我父亲轻轻拍在我肩膀上的手。
还有他低沉的嗓音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Lucius,那时候你也必须要明白,你所要为此付出的代价是你难以想象。

说到这些时,我总在父亲眼里看到所谓命运面前的无力。而他灰色的双眸,也因为这样而更加深邃。

又一阵鸣笛,黑暗再次将我包裹。











――后记
习惯性后记??
“人们相互蔑视,又相互奉承,人们各自希望自己高于别人,又各自匍匐在别人面前。”出自《沉思录》
本来想些一些其他人物,像Bellatrix或者Narcissa。发现我们入学时间不一样...
于是想起了Goyle和Crabbe。
大概他们和Lucius的关系就像Draco和他们儿子的关系一样。
“领导者”和“随从”
但是我想Lucius是不像Draco一样,Lucius从骨子里就不会选择重视Golye他们。Lucius只会当他们做普通朋友看待,而且Luc享受被追捧的快感。
z总之还有很多要说的,时间来不及,先发出来吧。。。。
谢谢观看!(拿出魔杖)鲜花飞来🌸

评论

热度(1)